<strong id="rdbgj"><pre id="rdbgj"><cite id="rdbgj"></cite></pre></strong>

    1. <small id="rdbgj"></small>

      云嶺山巔一抹綠,你真的認識云南綠茶嗎?

      云南綠茶 你真的了解嗎?

      隨著全國各地春茶的開采,早春綠茶將一抹清新的春意帶上了我們的茶桌。說到綠茶,大家總是會想起長江中下游的許多著名產區,往往忽略了,其實云南的許多茶葉原料都很適宜制作成綠茶。

      那么在你心目中,“滇綠”什么樣呢?不妨來和我們分享一下你心目中的云南綠茶。

      很多喝過云南茶的文人雅士,似乎云南茶評價不高。明代謝肇淛在《滇略》一書中曾說:“滇苦無茗,非其地步產業,突然不得采取制造之方,即成而不知烹瀹之節,猶無茗也。昆明之泰華,其雷聲初動者,色香不下松蘿,但揉不勻細耳。點蒼感通寺之產過之,值亦不亷。士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成團,瀹作草氣,差勝飲水耳?!?/p>

      謝肇淛作為杭州人,常年喝中小葉種綠茶,對于飲茶的審美早已經先入為主,忽然喝到大葉種曬青綠茶多半還不太習慣,同是明代人的徐霞客就認為很好喝,在他的《滇游日記》中寫下:“中庭院外喬松修竹,間以茶樹,樹皆高三四丈,絕與桂相似。時方采摘,無不架梯升樹者。茶味甚佳,焙而復爆,不免黝黑?!睆男煜伎兔枋龅牟铇涓叨?、制作工藝、條形外觀,不正是云南大葉種曬青茶的模樣嗎?

      云南茶樹按照物種分類有31個種和2個變種,這些茶樹品種特性不同,云南茶樹品種齊全,大葉種和中小葉種都有,也不知道謝肇淛喝到的究竟是大葉種還是中小葉種制成的云南曬青綠茶。但是通過他的只言片語,也看到云南綠茶不遜于綠茶主產區的優勢——“色香不下松蘿”的昆明太華茶,色香居然堪比安徽歷史名茶,而比昆明太華茶更好的“點蒼感通寺茶”,就驚艷了使用綠茶思維的謝肇淛的味蕾了。當然,他也毫不客氣地批評指出昆明太華茶“揉不勻細”,這讓人看到了曾經云南加工茶葉粗放有余,精細不足的事實?!罢舳蓤F,瀹作草氣”能夠看出,當時云南綠茶采用的是蒸青方式,只是太過草率粗糙,喝起來有“草氣”而無茶氣,不免被譏諷為“差勝飲水耳”。

      當然,滇綠也有爭氣的選手。昆明十里香綠茶,就是產自云南本土的高香型綠茶,古時稱為"十里貢茶”。有史書記載,遠在唐代就有關于種植"十里貢茶”的描述。從清代光緒年間,昆明的老街“廣聚街”上就有一家叫做“十里香”的茶莊,專門經營“十里香”綠茶,一直延續到民國年間。時至今日,很多老昆明人都有“吳井水泡十里香”的記憶。十里飄香的“十里香”是不折不扣的云南中小葉種茶樹的代表。原產于昆明東郊金馬山麓的十里堡、歸化寺一帶,后人根據兩者相似的高香茶氣,同源寺廟的巧合,發出了“是否十里香是太華茶的延續?”的猜想。

      從古人在品飲云南綠茶的少量評價中,不難看出,古代人和現代人對于綠茶口感的要求是一致的,都是要求工藝精細,制出后外形好看,沖泡后茶香濃郁,口感清甜。滿足這些,方可算是一杯上好的綠茶。

      而在云南,雖然茶樹品種齊全,茶葉品質很好,普洱綠茶卻一直都做不出很好的口感。19世紀到20世紀云南綠茶的工藝一直處于摸索和學習的時期,幾乎把所有國內知名綠茶品種的加工工藝都學習了一遍,并且模仿制作綠茶。期間,國家還派出了留學生到國外學習近現代種植加工的最新理念;引進掌握近現代種植和加工工藝的各類人才,制茶設備的更新換代,建設現代茶園和加工基地等。以肖時英為代表的茶學專家,培育了不少優良大葉種新品種和一些雜交良種,有一些歷史名茶的工藝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比如昆明十里香,就采用最原始的曬青工藝制作,使得貢茶重現。

      之后,云南綠茶迎來了快速發展階段,主要工藝以曬青為主,包括炒青、烘青和蒸青。曬青又稱滇青,根據加工季節分為:春尖、二水和谷花。高檔的曬青茶色澤鮮綠,白毫顯露,條索緊實筆直,內質清香,口感鮮純;烘青綠茶分為三級六等,成品茶稱為滇綠、滇綠碎和滇綠芹茶;炒青工藝出來的又稱作磨鍋茶,蒸青是通過蒸汽殺青,揉捻再烘干出來的綠茶。炒青和蒸青產量都很少,烘青曾經給云南綠茶貢獻出巨大的產量,早年西北地區喝到的茉莉花茶,茶底就是云南烘青綠茶。

      這些獨具特色的加工工藝使得滇綠也變得個性起來,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名優綠茶:宜良寶洪茶、思茅雪蘭、墨江云針、鎮沅五一綠茶、耿馬蒸酶、鳳慶尖山云霧、永德烏木龍銀竹綠茶、南糯白毫、大理蒼山雪綠、感通茶等等,不勝枚舉,遍布云南各個茶區。云南綠茶的工藝普遍以曬青為主,以大葉種為主的云南綠茶以強烈的茶葉性格,漸漸贏得了更多的認可,尤其是以大葉種為原料按照歐盟有機茶標準種植加工的云南綠茶,也走出國門且價格不菲。

      可見,云南綠茶一旦擁有了工整規范的制法,又以云南大葉種原料作為底氣,誰還會再說它“差勝飲水耳”?

      本文節選自

      《只此青綠 云南綠茶、烏龍茶》

      作者丨水蒼玉

      供圖丨張瑜、十里香茶廠、越山

      原文刊載《普洱》雜志

      2022年4月刊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暫無評論

      欧美日韩国产精品自在自线,欧美日韩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日韩激情无码专区,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